第1章 暴躁小皇帝!野人汤日天!

听书 - 大明第一莽夫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9 +
自动播放×

成熟大叔

温柔淑女

甜美少女

清亮青叔

呆萌萝莉

靓丽御姐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大明,正德元年。

紫禁城,乾清宫!

少年天子骂骂咧咧地回到了寝宫,愤怒之下甚至一脚将挡在身前的锦凳给踹翻在地。

“一群混账狗东西!”

“天降灾祸,与朕何干?”

“朕看这些文臣是读书读傻了,竟然全都怪到朕的头上!”

这少年天子生得眉清目秀,然而眉宇之间倒是有一股戾气与狠辣,生生破坏了这股清秀美感。

再加上他那略胖的身形,现在一生起气来,小胖脸上都写满了怒火,龙袍随意拖在地上,反倒显得很是滑稽,毫无帝王的威严气度。

少年郎名朱厚照,年方十五,本是弘治朝的太子。

去年五月初,弘治皇帝崩。

太子朱厚照于五月十八日即皇帝位于奉天殿,宣布改元正德,自此大明王朝迈入了一个崭新篇章。

幼主即位,荣登大宝,难免会有主少国疑之嫌。

是以朱厚照即位之初,立刻就表现出勤政的姿态,往往昧爽时分就上朝听政,同时继续进行日讲和经筵,但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。

朝堂之上的文臣缙绅,权势未免太大了些!

他朱厚照名为大明皇帝,实则就是个被架空了权力的傀儡!

整日里在文华殿内参加日讲和经筵,却连朝政都不能插手,仅仅只能拿着印玺盖章,任何旨意都要经过内阁三位阁老的同意!

换句话说,他这个少年天子,其实是个傀儡天子!

而内阁那三位阁老,也似乎丝毫没有让他亲政的意思!

反倒是还不等他朱厚照有所动作,内阁三阁老就送来了一记下马威!

小皇帝于五月即皇帝位于奉天殿,结果到了六月至八月,京畿地区就乌云密布,阴雨连绵,大水淹没庄稼,冲塌房屋。

一进了正德元年,就有彗星扫过内阶和太微垣,大雨淹没了中都凤阳的民居;南京暴风劲吹,雨水如注,迅雷不但击毁南京皇城的城墙,还击中孝陵白土岗上的一棵大树,树干起火,内焚中空;京师流星陨落,天鼓自鸣,震雷还击中了郊坛、太庙、奉天殿等处的鸱吻、脊兽……

嗯,老天爷很不给他这个小皇帝面子。

这是天降灾祸示警!

这是大大的不祥征兆啊!

他这位新帝屁股都还没有坐热呢,那些文臣缙绅就开始拿着这天灾说事了。

群臣认为这些灾异是上天谴告,纷纷上疏劝谏新君,指责他朱厚照沉湎骑射、宫中练兵、游玩无度、微服出行、滥赏妄费、不听直言、视朝渐晚、亲王代行祭祀、久旷圣学、居丧不哀等等一切过失!

朱厚照都快被气疯了!

他心里是真觉着憋屈,而且憋屈到了极点!

怎么?

朕这个新帝一上位,你们就迫不及待地想给朕一个下马威了?

一群天杀的狗东西!

这满朝文臣缙绅,个个都该杀!

“终有一日,朕定会叫你们后悔!”

朱厚照恶狠狠地低吼道,小胖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狰狞之色。

正当这个时候,身边响起了一道阴柔的声音。

“陛下切莫动怒,万一伤了龙体,反倒是会让那些奸佞小人遂了心意。”

朱厚照抬头,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面白无须的男子,身穿大红色宦官服。

这男子嘴唇瘠薄,印堂窄小,面容阴鸷,正是少年天子自幼的大伴,内官监掌印太监兼五千营提督,刘瑾!

大伴大伴,就是皇子从小的玩伴。

刘瑾是一直陪在朱厚照身边的忠奴,感情自然深厚,远非寻常可比。

这刘大伴轻飘飘一句话,看似是在安抚朱厚照,可却用上了“奸佞小人”的字眼,无疑更是在拱火,故意火上浇油!

欺凌幼主,以下犯上,这不是“奸臣佞臣”是什么?

朱厚照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,拳头都紧紧攥在了一起。

“大伴,一定要想办法,必须要赶走内阁里面那三个倚老卖老的老东西!”

“这三个老东西在朝中一日,朕就始终不可能亲政!”

听到这话,刘瑾眉毛一挑,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喜色。

“皇上,奴婢位卑言轻,而这三位阁老又都是先帝爷留下的辅政老臣,只怕是……”

不得不承认,刘瑾这个时机抓得很是巧妙。

看着朱厚照那满是怒火的眼神,刘瑾就知道他的机会来了。

自家主子即位称帝之后,确实也提拔了他,升为内官监掌印太监,并且命他提督五千营,在乾清宫御前行走。

可是,这还不够,远远不够!

刘瑾真正想要的,是进入司礼监!

这内廷里的司礼监,就跟外朝的内阁一样,是人人都梦寐以求都想去的地方,也是真正执掌中枢大权的地方!

只有司礼监的秉笔太监,才有资格与权势抗衡内阁大学士!

只有司礼监的秉笔太监,才会被誉为内相大珰,真正执掌宫闱大权,不必再自称“奴婢”,而是可以自称为“臣”!

刘瑾在宫里面熬了这么久,现在就差最后这临门一脚了,他自然难以继续等下去!

所以,他看似惶恐地跪地请罪,实则语气里面充满了决心。

俺刘瑾,要进司礼监,还要执掌司礼监!

朱厚照听到他这话,眉头顿时一皱。

“位卑言轻?”

“大伴你倒是提醒朕了!”

“得尽快想法子让伱进司礼监才行!”

见目的达成,刘瑾顿时欣喜万分,表面上还是一副恭顺姿态。

“皇上不可心急。”

“呵!”朱厚照冷笑道,“再不急,朕这个小皇帝就要被人骑在头上拉屎撒尿了!”

听见这满是怒火的话语,刘瑾眼珠一转,露出了谄媚笑容。

“皇上,臣听说南海子那边麋鹿聚集,要不咱们出去散散心?”

南海子就是南苑,大明皇家猎场。

一听到这话,朱厚照立马就来了兴趣。

他自幼尚武,所以十分热衷骑马游猎,稍经刘瑾一怂恿,立马就急匆匆地出宫直奔南苑。

至于那些文臣缙绅的劝谏,小皇帝自然不会放在心上。

朕就是不听,尔等又能如何?

与此同时,南苑一座山林里面。

高大威猛的汤昊正生无可恋地嚼着草根。

“该死的老和尚!”

“天杀的老和尚!”

“你到底把老子送到什么鬼地方来了啊?”

汤昊现年二十岁,因为生得魁梧雄壮如山,所以成了一个极限运动爱好者,这辈子最大的追求就是把身体锤炼到极致。

那种每一次挑战极限直到身体完成蜕变,那种由死到生的强烈感觉,最是让人迷醉直至难以自拔!

他听说凤阳九华山绝壁危崖环绕,所以想要挑战自我极限徒手攀岩,结果刚刚到了山脚下,就遇到了一个慈眉善目、仙风道骨的老和尚。

老和尚倒也有趣,一眼就看出了汤昊是极限运动爱好者,宣称自己有一种“大力丸”,吃下去后可以每天增长力气。

汤昊原本是不信的,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,可当他亲眼看到那老和尚一拳开山碎石时,他二话不说就接过大力丸咽了下去,然后眼前一黑人直接昏死了。

等他醒来之后,人就在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了,身上所有电子设备全都失灵,半点信号都没有,而且四周连一个活人都看不见。

“老和尚啊,你这是准备让我当野人吗?”

汤昊嘟囔了一句,然后嚼着草根,正百无聊赖地打量着四周环境,正当这个时候,他突然听到了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!

“这是……虎啸声?”

“那个天杀的死秃驴,他不会把老子送到西伯利亚来喂老虎了吧?”

老作者新书,已有五百万字完本,质量有保证,欢迎各位读者朋友前来围观。

(本章完)

Tip:拒接垃圾,只做精品。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。
next
play
next
close
X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